/upload/images/2018/0116/1516074939728838.jpg/
阅读模式/普通模式

产业新闻 < 新闻

来源:新浪游戏 作者:CBIgame综合 编辑:微良

蓝港手游《王者之剑》维权胜诉

发布时间:2015-01-06
员工扒代码跑路,引起侵权纠纷。这在业界并不鲜见。

吃惊2副本.jpg2015年,维权势头似乎越来越烈。在国务院宣布将打击盗版的时候,暴雪、网易向《酋长萨尔》发起诉讼。而1月4日,刚刚上市的蓝港互动,也赢得了对九合天下侵犯《王者之剑》版权的官司。


蓝港《王者之剑》胜诉,获赔45万

2015年1月4日,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蓝港互动起诉九合天下侵权《王者之剑》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案作出一审判决,判定九合天下败诉,要求九合天下在官方网站显著位置连续72小时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,同时赔偿蓝港互动损失和各项合理支出45万元人民币。

据悉,《王者之剑》是蓝港互动转型手游厂商后推出的第一款横版格斗类手游,该游戏主打炫美魔幻风,玩家可采用经典的摇杆加固定按键模式进行战斗;《巨龙之怒》则是一款西方魔幻题材横版格斗手游,这款游戏的写实画风与玩法与《王者之剑》颇为类似。

此外,从这两款游戏的上线时间来看,蓝港旗下的《王者之剑》早在2012年的11月份就展开封测活动;《巨龙之怒》发布测试版的时间是2013年4月,晚于《王者之剑》的发布时间。

13.png

法院判定:两者源代码大量相同或近似

根据鉴定结果和法院认定,九合天下于2013年4月推出的手游《巨龙之怒》(又名“斗龙传”),其与蓝港互动2012年底发布的手游《王者之剑》在客户端源代码、服务器源代码存在大量相同或近似之处,而九合天下未能就此给出合理解释。同时,参与手游《巨龙之怒》开发的技术人员于惊华曾就职于蓝港互动《王者之剑》项目组,接触过《王者之剑》手游源代码。

结合以上两点,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判定九合天下在开发手游《巨龙之怒》时抄袭蓝港互动手游《王者之剑》源代码,已构成对其著作权的侵犯。

目前,《王者之剑》位列中国区App Store动作游戏畅销榜第64位;而《巨龙之怒》并未上线iOS版本,其Andior版本的知名度也远不及前者,可见蓝港起诉九合天下并非完全出于利益方面的考虑。

但本案中的一个细节,或许才是促使蓝港起诉九合天下的主要原因。参与《巨龙之怒》开发的技术人员惊华曾就职于蓝港互动,并有权力接触到《王者之剑》手游的源代码,该技术人员将老东家的代码直接拿来为我所用的做法,很有可能触动了蓝港的底线。

上图为《巨龙之怒》,下图为《王者之剑》

扒代码跳槽,成侵权关键

其实,游戏圈里扒了代码就带“资”跳槽的人不少,但是有胆量扒来就用的公司却不多。由于手游“短、平、快”的特性,使得针对手游的侵权行为越发泛滥,但从此前针对IP的大规模诉讼就能看出,游戏厂商对知识产权的重视程度也在提升。此番蓝港起诉九合天下侵权一案一审获得胜诉,也意味着国内手游行业将走向更加规范化的发展道路。

截至目前,九合天下并未针对一审判决提起申诉。

《王者之剑》游戏截图

因“王者之剑”而起的纠纷

2014年12月30日,移动游戏研发商及开发商蓝港互动在港交所创业板成功上市。但在上市前夕,蓝港互动却因旗下“王者之剑”的商标问题而遭投诉。

有媒体消息称,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日前向港交所致函表示,蓝港互动关联公司蓝港在线旗下手机在线游戏《王者之剑》商标注册申请已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依法驳回,被裁定为“商标无效”。

而蓝港互动在知情的情况下,仍大量使用“王者之剑”商标,并对有关事实刻意隐瞒,未在招股书中进行信息披露。该机构曾在12月初向港交所及证监会反映,但并未收到相关方面的回复,于是此次再次致函,希望港交所终止蓝港互动的上市,正视蓝港互动的潜在风险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《王者之剑》是蓝港互动主打的手机游戏,2012年3月,蓝港互动曾向商标局递交“王者之剑”的商标申请,但并未通过,而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则于2012年2月递交了“王者之剑”商标申请,并获得商标局的初步审核及公告。

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副教授陈小申向记者表示,公司在上市的过程中,应遵循公开透明的原则披露相关信息,若此事属实,即使蓝港互动顺利上市,也会对其下一步发展产生影响。

蓝港曾对《王者之剑》发起的营销活动

(原标题:《蓝港互动起诉九合天下侵权案一审胜诉》)

编 辑 介 绍

微良

前业界版编辑,2015年初离职。


游客
玩家登录
提交
最新评论
    加载数据...
 
app小图标
app下载二维码